正规股票配资资讯网

源万股票配资

[证券配资]贵州银行拟赴港上市 贷款集中暗藏风险

2020-02-17 16:11栏目:证券配资
TAG:

年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近期,贵州银行传出赴香港IPO消息,有媒体称该行“融资规划不超过10亿美元”。
  年代周报记者联系贵州银行核实上述消息并发去采访提纲,但到发稿尚未获回复。贵州银行一位不愿签字的中层职工向年代周报记者泄漏,的确有上市预备和计划,“近段时间是要上市的,在日常作业上也要求更为严厉”。
 
  贵州银行是贵州省内仅有的两家城商行之一,同城的贵阳银行早已于2016年8月登陆上交所。贵州银行董事长李志明在2018年作业会议上曾表明,“早日到达上市标准,各方面作业都要对照上市银行标准来推动,择机登陆资本市场”。在贵州银行随后发布的五年开展方针中,“赶快登陆资本市场”是该行五大方针之一。
 
  实际上,无论是建立年限,还是财物规划,贵州银行相较于贵阳银行都略显缺乏。贵州银行建立于2012年,晚于1997年建立的贵阳银行。据贵州银行官网,该行在到2018年年底的财物总额为3412亿元,较年头增幅19%,净利润为29亿元,其间各项存款较年头增加16%至2622亿元,并完成“各项存款市场份额提高居全省第一”。而在贵阳银行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中,其未经审计的财物总额为5033.66亿元,完成净利润51.39亿元。
 
  上市预备已久
 
  揭露资料显示,贵州银行是由遵义、安顺、六盘水三家城市商业银行为根底兼并重组建立的省级当地法人金融机构。在该行的股权结构中,贵州省财政厅、遵义市财政局、六盘水市财政局均在前十大股东之列,别离持股14.3%、2.49%、2.29%。
 
  虽然建立年限较短,但早在2015年,贵州银行就曾提出“全面发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项目”的议案,随后依照新三板挂牌的相关要求,对所有股东进行股权确权作业。
 
  年代周报记者注意到, 1月18日,贵州银行在官网发布了《自然人股东股份登记作业布告》,表明“为了进一步完善和标准本行股权管理”,并明确将在3月15日完成登记作业,而法人股东再做另行通知。天眼查显示,到2019年2月15日,贵州银行当时共有股东户数为3204户,其间法人股东、国家单位和自然人股东别离为160家、12家和3182户。
 
  近期,贵州银行还完成了新一轮增资扩股。在2017年底,银监会批复了贵州银行征集不超过30亿股的增资扩股方案,据该行2018年第二期二级资本债券征集说明书,其在2018年4月收到部分法人股东的钱银出资56.46亿元,其间26.887亿元作为注册资本,注册资本由原先96.99亿元增至123.88亿元。
 
  “增资扩股直接对银行上市的资本根底产生影响,是一个很好的预备,同时也可以优化股权结构和股东持股份额。”深圳某大型券商的投行部门人士告知年代周报记者。但上述注册资本的改变,仍尚待办理贵州银保监局的批复手续及工商改变登记手续。
 
  值得一提的是,贵州银行在2018年进行了高层“换血”,该行首任董事长兼行长肖瑞彦在2017年5月辞去职务,董事长一职曾空缺多时,而现在的董事长李志明在2018年1月被引荐为贵州银行董事、董事长人选;一个月后,2月2日,贵州省政府办公厅发布消息称,同意引荐许安为贵州银行董事兼行长人选、引荐肖慈发为贵州银行监事长、引荐胡良品为贵州银行副行长人选。
 
  这显然不契合A股上市条件。根据证监会《初次揭露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发行人最近三年内主营事务和董事、高档管理人员没有发生严重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改变”。
 
  新一任领导班子对贵州银行的开展战略也作出了调整。年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贵州银行在2017年头的开展方针任务为“事务规划快速增加”,在李志明主持的2018年作业会议中,则修改为“事务规划稳健增加”,并将“登陆资本市场”作为主要任务之一。
 
  上述投行部门人士告知年代周报记者表明:“在A股IPO中,主要高管在最近3年内保持稳定是硬指标。那些更换了董事长或CEO的公司,在A股IPO就算不合格了。”贵州银行IPO显然更契合港股的上市要求。在港股上市的条件中,仅要求“至少前3个会计年度确保管理层的连续性”。
 
  流动性危险管控难度大
 
  据贵州银行揭露数据,其2015-2017年,贵州银行财物规划别离为1654.54亿元、2299.58亿元、2873.26亿元,未经审计的2018年底财物规划为3412亿元,每年均匀增加率为27.56%。与此同时,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均控制在2%以内,同期别离为1.98%、18.7%、1.54%和1.35%。
 
  对此,贵州银行解说:“在信贷规划增加的情况下不断加强信贷管理和不良贷款的清收与核销作业,不良贷款比率继续下降。”而该行的不良贷款总额则表现为逐渐上升,在2015年底至2017年底别离为10.55亿元、12.53亿元和13.75亿元;财物减值丢失也呈现大幅增加,同期别离为13.84亿元、25.58亿元、29.93亿元,别离占到本行当期经营开销的 33.73%、47.58%和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