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股票配资资讯网

饿了么商户称被迫二选一 不合作定位到乡下无人区(2)

  还有一些商户向记者爆料称,对于不合作的商家,饿了么除了扣除此前的保证金和线下处理之外,更可气的是将商家配送范围配送到荒郊野外。

  记者获得的一份饿了么商户配送截图看到,3月21日,商户本在泰来县铁西路,而饿了么却把商家的配送范围划到了荒郊野外。不仅仅是黑龙江的商户,包括江西省贵溪市、鹰潭市商户们也面临这种情况。

  4月2日,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饿了么相关人士承认,我们是份额的弱势方,确实很多地方订单数和流量都不如美团,我们确实不希望“二选一”不存在,这样我们还有一些机会。

  1+1<2 整合百度外卖失败

  “饿了么如此疯狂,甚至不惜做法违规,其主要原因是多次更换东家以及整合百度外卖失败,最终内耗太多而失去原有的市场份额。”有业内长期观察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再加上此前被多家媒体曝光食品问题,饿了么这块招牌已经在消费者心中逐渐失去可信的地位。

  公开资料显示, 去年8月24日饿了么CEO张旭豪正式宣布8亿美元收购百度外卖的同时,百度外卖的高管已经基本离职。

  根据资料显示,2017年春节前后,百度外卖原物流负责人朱勇离职;2017年5月,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晖通过微信朋友圈宣布离职;2016年底,百度外卖开始裁撤部分渠道城市经理,送外卖的“百度骑手”人数也在减少。

  随着百度外卖整个并入饿了么系统,其旗下原有的系统和渠道也从底部开始大批解散。资料显示,百度外卖渠道部在北京总部宣布裁撤了郑州、西安、贵阳、南宁等多个渠道城市经理后,百度外卖又一次裁撤城市渠道经理。

  “被饿了么收购之后的百度外卖在经历多次裁员和高层震荡之后,只剩空壳,随着百度外卖最终更名,主做高端品牌的百度外卖最终只剩下口号。”上述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原本希望整合之后的1+1>2的整合预期也被百度外卖代理商一次次维权所击碎。

  去年11月,包括多家媒体曾报道,由于饿了么把部分城市独家代理商模式转为饿了么直营模式,引发代理商不满,多家代理商聚集在饿了么上海总部,打出横幅要求饿了么“还钱”。

  在一份百度发布的声明中也提到,从2017年11月6日起,前后共有10次共计252人次的合作商人员到访百度,包括拉横幅、喊口号、冲击百度重要活动现场等。

  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监测的去年9月三个应用日活用户数据显示,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处于800万到1000万日活区间,而百度外卖日活不足100万。

  “虽然去年10月底,百度外卖更名为饿了么星选,但整合的阵痛似乎让饿了么失去了整个收购百度外卖得来的优势,随着百度外卖事件持续升级,让原来比较有优势的饿了么在市场份额下降的同时,品牌效应也收到了巨大的损失。”另有业内人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在这种背景之下,饿了么星选无疑必须重头做起。

随机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