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股票配资资讯网

美的踩雷“10亿理财骗局”最新:索赔再获立案(2)

  判决书显示,2016年3月,合肥美的和华创证券的相关工作人员前往重庆银行贵阳分行,针对贵州安泰融资事宜进行实地调查和业务洽谈。

  期间,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员工涂某和事先安排好的假副行长、假银行员工为贵州安泰做了虚假宣传,承诺可以代表重庆银行贵阳分行为安泰公司出具《承诺函》担保,并出示了重庆银行总行同意为安泰公司7亿元融资提供担保的批复。

  于是,华创证券和合肥美的签订标的为3亿元的《华创恒丰86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华创证券与陆家嘴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签订《单一信托管理合同》;陆家嘴国际信托又与安泰公司签订的《信托贷款合同》。

  随后,涂某等人用伪造的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公章和行长法人章,当着众人的面在《承诺函》上盖下签章。

  合肥美的依约向华创证券汇款3亿元。

  贵州安泰在3亿资金到账后,将其中的3000万元用于提前归还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贷款,其余绝大部分资金被立即取现、非法据为己有。

  案发后,贵州安泰仅归还了美的3500万元。

  合肥美的将众人告上法院,要求贵州安泰赔偿2.65亿元本金及其利息;重庆银行贵州分行、华创证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这官司一打就是好几年。钱没要回多少,律师费倒是出了不少。

  耗费的精力也绝非一点点。

  此前案子是由安徽高院审理,后来交由贵州高院。案件审理期间,合肥美的又以商讨赔偿为由申请撤诉,且于2019年6月得到贵州高院的准许裁定书。

  当时引起业内热议,有声音议论撤诉是否有可能意味着华创证券并不需要担责?

  然而,一个月之后,2019年7月,合肥美的转头向合肥中院提起诉讼,被告名单中再次出现华创证券。

  但紧接着,8月,诉讼请求被合肥中院驳回。合肥美的不服,向安徽高院上诉,便有了开篇一事。

  而合肥美的踩中的另外7个亿“雷”,剧情和上面惊人相似,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微信公号“券业观察”后台回复“美的”查看。

  不知道合肥美的这10亿追债路还要走多久。你觉得华创证券是否需要承担责任?评论中见。

随机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