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股票配资资讯网

钱紧+避险:金融机构回缩 低资信企业要爆雷?(3)

  资管新规过渡期给到2020年底。整个资管市场体量是“100万亿”(对,你没看错,是100万亿)。资管产品“新老划断”后,对于不符合新规要求的“老”产品是要逐步压缩的。

  金融机构们压缩的结构,很可能决定着市场痛苦的程度。这个压降的节奏会如何?

  华创证券固收部副总经理周文渊的估计是未来一年左右,压缩规模在20万亿~30万亿之间;考虑到去通道、降低非标占比和净值化的叠加影响,行业会大萎缩,通道业务可能一年压缩20万亿左右。

  实际操作中呢(百万亿资管市场的“水龙头”在银行,所以下面就说银行吧),监管会管总量,每家银行会被要求上报自己的压缩计划。所以嘛,总不能太皮厚的,报的数字得保持在同级别机构里差不多的水平,之后监管也会监督实施。

  这个过程中银行与监管、银行们之间,可能也还有个博弈的过程:在“监管压力”、“自身利润”与“资产风险”之间博弈。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认为,如果不考虑风险,单从利润角度考虑,银行们都会想着晚点压缩,继续吃管理费(本质是藏去表外的息差);但如果纳入风险变量,银行们又会想早点出手烫手山芋。

  正如上文所及,表外收缩资管压缩,抽水效应继续的话,质地不好的企业是容易爆雷的;而更重要的是,非标里头,资产质量堪忧的大把大把存在,有的恐怕已经套牢了出不去了。(“愉见财经”前两天还扒到一个猛料,某地方性小银行,据说几十亿表表外进了保千里,现在估计已经傻了吧……)

  而不管金融机构间博弈出什么样的收缩节奏,最好能够逐步平稳地进行,而不要一起大规模收缩,造成某种断崖效应。效应延展到企业那里,怕是会吃不消。

NEW ARTICLE

随机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