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股票配资资讯网

互联网金融试验场的2019:困境该如何破?(2)

  当日,有网信投资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她购买的网信集团私募类产品早在一年前就已出现逾期情况,不过此前网信销售人员一直对她表示会尽快兑付。

  网信普惠的危局一下子蔓延到了其母公司先锋集团的各个环节。8月7日,同为网信集团旗下的网贷平台工场微金公告称,工场平台在正常运营了7年之后,由于大环境原因,出现了逾期情况。

  10月5日深夜,先锋集团公告,集团董事长、网信集团实际控制人张振新于伦敦时间9月18日病逝异国。

  继“网信系”平台逾期后,“先锋系”旗下公司也出事了。10月初,中新控股发布声明称,其得知大约自2019年7月8日政府有关部门现场检查后,先锋支付已暂时停止营运。此前该公司曾发公告披露,政府有关部门要求先锋支付就其业务营运有关若干重大不合规事项采取严厉的补救措施。

  网信和先锋集团事件至今仍在发酵中。12月3日晚间,先锋控股集团临时危机管理工作组通过“网信官微”发布《网信平台高管及合作机构核心高管召回通知》,要求网信控股CEO盛佳、COO李鑫等高管回岗主持相关工作,以及要求融资经办管理机构及财富机构的负责人佳禾集团董事长赵苗苗、真如投资董事长邵洁、盈华财富董事长刘苗苗务等务必在7个工作日内回岗。

  先锋集团看似是“突然死亡”,其实背后早已是沉疴难愈。而整个互金行业中,还有更多“慢性重症疾病患者”依旧在苦苦挣扎。

  7月中旬,有消息称,在线财富管理平台陆金所计划退出P2P业务。大约4个月后,平安集团获批筹建消费金融公司。而业内主流的解读是,这张消费金融牌照或许就是为陆金所准备的。

  8月份时,就有北京某中型平台中层人员张涛(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除了自救,网贷平台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希望监管能够“给个痛快话”。

  与此同时,行业人事变动极度频繁。从资金端到资产端,从技术到运营,从公关到市场……大家都在看机会、找机会,希望能跳出互金圈。

  刘琳就是差不多在夏天的尾巴,初秋之时找到了下一份工作。“至少现在不用担心到了办公室发现公司被查封,需要去派出所配合调查。”她说。

  秋意浓

  数据行业遭整顿

  刘琳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从现金贷到网贷,针对互联网金融的整顿也蔓延到了数据公司。秋风扫落叶,数据公司最早感受到了互金行业的凉凉秋意。9月初起,多家数据公司爬虫部门有关人员被抓,一时间人人自危。

  9月6日,杭州魔蝎科技高管被警方控制,其提供的数据服务基本停摆;差不多同时,新颜科技高管被带走调查,目前新颜CEO黄向前已被检方批捕;随后,又有消息称警方入驻了聚信立办公场。

随机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