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股票配资资讯网

互联网金融试验场的2019:困境该如何破?

  2019年是个暖冬,但互金行业却没能感受到这份温暖。

  匆匆又一年,回头看,满目疮痍。曾经涌向互金行业的人潮在这个行业寒冬中纷纷散去,不少人更是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这一年,互金局中人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说,也有太多的悲伤不愿提。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前进的互金试验场,究竟成就了谁,又让谁背上了枷锁?

  倒春寒

  “714高炮”被曝光

  3月15日,春节的年味刚刚散尽,网贷行业平地一声雷———“714高炮”要钱更要命,现金贷以这样的姿态登上了央视315晚会的舞台。

  那一晚,对于不少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夜。央视315晚会还未落幕,多家现金贷平台运营、产品、公关的电话已纷纷响起,他们需要紧急处理这个舆情,王燕(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她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忆到,“央视315曝光现金贷‘714高炮’之后,我的微信瞬间弹出了十几个对话框,还没来得及打开,老板的电话就追过来了。”

  王燕所属的公司有部分现金贷业务,虽然不在“714高炮”的范畴,但是唇亡齿寒,他们立即针对现有产品进行梳理,并且提前准备了一份公关说明。

  “实际上,我们并未预期到今年315晚会会提到现金贷。”王燕解释称,因为行业最火爆的时候应该是在2017年中下旬,监管层针对现金贷发布文件之前,所以2018年315的时候我们有做好央视报道现金贷行业的准备,但是最后却没有。其实,不少捞到第一桶金的从业人员如今早已不再从事相关行业。

  公司没有产品被点名的王燕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公司旗下APP LOGO出现在央视屏幕上的刘琳(化名),她将那晚形容成“这辈子最惊心动魄的一晚”。

  已从原网贷平台离职的刘琳在回想起那晚的情况时,觉得一切都还是这么“刺激”。“肾上腺素飙升,我打电话时手都在颤抖。”她回忆说,“当时我们立即下架了所有可能产生风险的产品,运营、产品、市场和公关等人员,包括所有高管几乎一夜无眠。”

  315之后,刘琳的工作量急剧缩减。半年后,她选择了离开。

  在这个春天,“暗雷”频出。3月下旬,口袋理财创始人虞凌云在“扫黑除恶”行动中被抓。一时间,以杭州、上海为中心的多家现金贷平台人士远走东南亚和美国,不少人至今未归。

  暑气熏

  第一梯队也没抗住

  现金贷不稳定导致的最直接后果之一,就是网贷平台的资产端巨变和在此基础上的一系列震动。

  骄阳似火的烈日灼烧着大地,北京第一梯队的网贷平台先锋系网信集团也未能幸免于这灼人的暑气。

  7月4日,网上流出的一张微信聊天截图显示,北京知名平台网信普惠计划清盘退出。根据当时网信普惠官网披露数据,该平台出借人数量为150890人,借贷余额超59亿元。

随机标签